油炸锦鲤

【埃尤】来日方长(一)

*小学生文笔,ooc注意,私设注意
*幼诺设定遵循官方

在岩城一个普通的中午,一家随处可见的小餐馆的角落里,埃蒙正拧着眉头盯着对面的人。
他经历过很多事,冒过很多险,也因此练就了一身强大的武力,并且不管面对什么突发状况他都能镇静下来,思索对策。可这次他却做不到了,因为他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他捡到个小孩。
或者说,有个小孩赖上他了。

就在几十分钟前,埃蒙刚刚从竞技场出来。今天依旧没有什么强有力的对手,这虽在意料之中但还是让人有点失望。
竞技场外人声鼎沸,维持着岩城一直以来的热闹。各个地方的人为了各种目的来到这里,他们喧闹着,嚷嚷着,人们从各个巷口汇集到大路,又从大路流入各个巷口。
埃蒙站在拥挤的街道上,随着人群的涌动慢慢向前走去。他还记得他答应了格洛莉娅要到卡罗工坊,去帮忙测试塔米里斯的新功能。

卡罗工坊也算是全国闻名的大地方了,不知多少佣兵渴望得到一件出自这里的武器。所以离卡罗工坊越近,人就越多。街道已经将近饱和,一旦陷入稠密的人群就寸步难行。就算是埃蒙也只得拼命往前挤。

就在离卡罗工坊只剩一个巷口远时,埃蒙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一个小孩被撞的跌坐在地上。
“没事?”埃蒙问到。
小孩爬起来,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瞪着他,不说话。
小孩长得很好看,金灿灿头发,眸子也是金灿灿的,宛如一个小太阳。小脸肉乎乎软嘟嘟的,让人禁不住想捏一捏。
埃蒙等了等,见小孩还只是瞪他,就想走开了。可他还没刚迈出一步,小孩突然拉住他的裤腿。
“我摔疼了。”小孩眼泪汪汪、委屈巴巴地冲他说。
埃蒙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索性站在那,也不动,还是低头看那小孩。
小孩看埃蒙没动静,急了,又重复了一遍:“我摔疼了!”

埃蒙依旧面无表情。

小孩气呼呼地看着他:“你不道歉吗?”

埃蒙:“……对不起。”

埃蒙看他没事,就要走。可小孩又拉住他:“等等!”
埃蒙低下头看着他。
小孩脸有些红,学着大人轻咳了几声后,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清楚要干嘛。
埃蒙忍住不耐烦,站住听他说了一会儿,在确认完全听不清楚之后,又扭头走了。
小孩急了,扯着埃蒙的裤腿就是不让他走。

周围开始有人围观了。
这可是J神啊,不败的J神啊,万人瞻仰的J神啊,现在居然和一个小孩拉拉扯扯的,啧啧啧,真是个了不得大新闻。
于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

埃蒙有点头大,可那小孩却好像达到目的似的,死命拽着他,还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博取同情。
周围议论纷纷。

终于,埃蒙不想再耗下去了,他一把拎起小孩,挤开重重人群,远离舆论中心,抛下看热闹的大众,来到了个僻静的小巷子里。
J神,强大的J神,一出现就会引起欢呼的J神,第一次像做贼似的偷偷摸摸地藏在个巷子里。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现在就拎在他手里。

埃蒙把那小孩放下,为了能和他进行对视,自己也坐了下来。他觉得有必要给这个目前遇到过最难缠也最无可奈何的对手给予尊重。
“你叫什么?”埃蒙问道。
“尤诺,”小孩一副乖巧的样子,仿佛刚刚在大街上撒娇耍赖的人不是他一样,“尤诺·阿斯克尔。你呢?”
“埃蒙。”
小孩冲他甜甜一笑:“埃蒙哥哥。”
埃蒙不为所动。

埃蒙继续问他:“你到底有什么事?”
尤诺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扭捏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嗯……那个……我,我饿了,你要带我去吃点东西。”
“我?”埃蒙不解。
“呃……因为……你刚刚撞到我了呀。啊……就是那个……赔礼道歉你知道吧,就是说……嗯……道完歉还得赔礼呢!”尤诺有点心虚。是的,这么扯的理由,换他自己估计也不会接受。

但是埃蒙沉思了片刻,居然认可了这小家伙的说辞:“好。”然后再次拎起尤诺要走。
“等等!”尤诺挣扎着,“我不要这样!放我下来!我自己也能走!”
埃蒙看了看还没自己腿高的小孩,非常怀疑他能不能跟得上。

思考片刻,埃蒙把他放到了自己肩上。
小孩还是瞎扑腾。
埃蒙不为所动。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幅画面。
小孩在那里大快朵颐,埃蒙坐在他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尤诺吃饱,心满意足地抹抹嘴,看了眼埃蒙,“好心”地问了句:“埃蒙哥哥,你还吃吗?”
埃蒙看了眼盘子里小孩挑食剩下的青菜萝卜,没有理他。
“埃蒙哥哥,我们接下来去哪呀?”
埃蒙看都没看那小孩一眼,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他就看到小孩从桌子那边追了过来。埃蒙没有管他,在他的认知里,他已经把该做的都做完了,从此那小孩就跟他没关系了。虽说那孩子现在追着他,那也是别人的自由,况且,他不认为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会对他有什么威胁。

于是岩城在继J神和一个小孩纠缠不清后,又出现了一个轰动性画面:J神在前面大步流星地走着,一个小孩在后面急急地追着。那孩子看起来快要哭了一样,J神却理都不理。
对此众说纷纭,流言四处蔓延,有人结合两个画面,推断出来一个“非常正确”的结论:这是J神的私生子找上门来J神却不认他。
人们对J神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未婚生子先不提,J神居然还敢做不敢当,是个男人吗,啧啧啧。
J神的形象崩塌了。

然而埃蒙本人对这件事并不知情。在众人围观下,他面不改色地走向卡罗工坊。他还记得要去帮格洛莉娅测试塔米里斯的新功能。

【埃尤】于你于我

*垃圾文笔,ooc注意
*设定在末日之后,埃蒙带领西国平息了傀儡战乱
*双视角,一方死亡

【尤诺】
我死了,死在那潮水般的傀儡中,我很痛苦,也很不解,埃蒙,你为什么没来救我?
我在沙漠中徘徊着,我恨他,我要让他来和我共享这痛苦与孤独
那天,我看见了,那火红的头发,健壮的身躯,那仿佛无所畏惧的身影朝我走来
他看着我,眼中是满是激动与兴奋:“尤诺……”
我抬头看了看他,我想要惩罚他,我要让他成为和我一样的存在
我对他扯开一个笑容:“你好,我迷路了,现在想回到城里去,能麻烦你带个路吗?”
他愣了一下,然后看了我很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向我伸出了手

【埃蒙】
我带领着人们在那一战胜利了,我们夺回了属于自己的土地,我们安全了,我成了他们嘴里的神,可是我却找不到他了
所有人都告诉我他已经死了,我不相信,他是那么厉害的医师,他不会有事的
我去了沙漠,在一块岩石上,我看见有个人坐在那里,他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
他好像不认识我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在乎,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好
我带着他回到了城市,奇怪的是以前对他那么尊敬的佣兵们,现在却对他视而不见

【尤诺】
我跟着他回到了城市,那里的人们为他欢呼,称他为神,眼睛里是我从未见过的狂热
我住进了他的屋子,我看着他每天去追杀那些余孽,去角斗场找人角斗,去院子里做做饭,去找朋友聊天……他没有我依旧活的很好
我笑着问他,为什么人们要叫你神,他看了我很久,却没有说话

【埃蒙】
他问我人们为什么要称呼我为神,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他一直淡淡地笑着,眼里没有任何波澜,直到最后我起身离开
我有些迷茫,是啊,为什么呢?神,这个称呼一直被我所不齿,而今却被用在了我身上,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讽刺。我一直认为神是无能的,他享受着人们的崇敬,却在人们危难的时候什么也不做。可我呢,我虽然击败了傀儡,保护了我的家园和人们,可我却失去了他,也许在他眼里,我也是个无能的人吧

【尤诺】
我住了很久之后,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我时常感到困倦、无力,也许再过不久我就要魂飞魄散了吧
可我不甘心,我还没让他感受到我那时刻骨铭心的痛苦与愤怒
我要让他变的和我一样
我一进城就知道了,除了他,没有人能看见我,我在街上走着,看着身边的人来来往往,他们都透着一股活力与生机,他们都还活着
我走进了一家药店,没想到在这荒凉的地方也能找到这么多的药材,我拿了几味就回去了
这些都是毒草,我认得它们,只要稍稍调制,就会变成无药可解的剧毒
我算了算时间,他该回来了
很快,就听到门“吱—吖”一声轻响,我把药藏起来,转头看向他:“埃蒙。”

【埃蒙】
我按照往常一样的时间回到了家,推开门,就看到他转过头来看着我,脸上是和以前一样的熟悉笑容,他语气坚定地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一下子愣在了门口,他看着我的反应,笑了起来,就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我忽然感到有些轻松,他还记得我,他还没有忘了我,他先前一定都是装出来的,为了吓唬我
那一战,是我没有保护好他,他一定会怨我,恨我。所以,只要他能原谅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们坐在院子里烤着肉,就和以前经常做的一样。柴火时不时啪啦地响一声,光芒映在他的脸上,一跳一跳的,很好看
我问他,他失踪了那么久,要不要回家看看
他愣了一下,然后轻笑着摇了摇头,说:“不了。”

【尤诺】
他问我要不要回家,我当然想。可我回去又有什么用呢?尤诺·阿斯克尔,这个人已经死了很久了,我不敢想象父亲母亲会有多么悲伤。就算我还以这种形态活着又有什么用,别说安慰,连触碰也做不到
我看着埃蒙在火堆前专心致志地烤着肉,他看我的眼神很温柔,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跟他坐在一起了。我能感觉到,我的“生命”,大概只剩最后一天了
到了最后时刻,我的决心反而有些动摇,毕竟那是我生前深爱着的人

【埃蒙】
我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我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能再次看到他,再次和他在一起,我真的很高兴
第二天我起来时,尤诺已经在餐桌旁等我了,桌上是他亲手做的早餐,说是恶作剧的赔礼。看到我后,他端来了一杯酒,笑着对我说:“尝尝吧,我特地为你调的。”
那杯酒是我没见过颜色——妖艳到有些刺眼的红,仿佛一杯血水,无声地蛊惑着我去品尝
我喝了一口,不是想象中的烈酒,反而带着一股奇异的苦涩
我皱了皱眉,刚想说些什么,却感到手脚发麻,身子一软,就摔倒在了地上
这时,头顶传来尤诺的声音:“这是对你在那一战没来救我的惩罚。”
他果然还是怨着我的
我勉强抬了抬头,想对他说声对不起,结果却看到了我一生都难忘的景象:尤诺正在逐渐变得透明……
他仿佛一块冰,正慢慢消融在空气里。我仿佛突然明白了一切,我想抱住他,我想让他不要离开我,可我一动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我眼前消失
我听到他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酒里只是掺了些麻痹的草药,过一段时间药效就会慢慢消失了。不过现在你只能在地上乖乖躺着了。”
他的金发还是那么耀眼,可他的眼睛却正在逐渐失去光彩。我感到一阵悲切,我什么也做不到!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在最后一刻,我听到他的声音轻轻地响起:“埃蒙,再见了。这次可不是恶作剧了。”

【埃尤】身高差梗

*小学生文笔,ooc注意
*一个小甜段子(大概)

医务室里,仰头看向面前的高大人影,尤诺有些无奈:“我不是给过你药了吗?你自己上药就好了,这还有人等着呢。”
埃蒙没有说话,只是转了下身,露出了后背的伤口。
不言而喻,就算是J神也没法做到某些超越人类身体极限的事情。
沉默了三秒,尤诺有些不满的声音才在不算大的医务室内响起:“……蹲下!”